当前位置: 棋牌电玩游戏平台 > 新闻中心 > 正文

一根辣条泯恩仇

时间:2019-07-23 02:47来源:新闻中心
好几日前的一个早上,狗哥将我叫醒,说要跟我商量个事。因为美梦被吵醒,心中难免有些不快。看着门外瓢泼大雨,我便意识到了他要跟我商量的事儿。还没有等我完全从睡梦中清醒

好几日前的一个早上,狗哥将我叫醒,说要跟我商量个事。因为美梦被吵醒,心中难免有些不快。看着门外瓢泼大雨,我便意识到了他要跟我商量的事儿。还没有等我完全从睡梦中清醒过来,他已经再次开口了,“你的伞能借我用一下吗,我到实验室去拿我的伞,然后再给你送过来?”。狗哥因为平时太惹人生气,这些天我们对他的态度都不算很好,所以还没等他把话说完,我已经干脆利落的拒绝了他,然后从床上下来并告诉他我也立马要走。显然多日以来积累的不快完全发酵开来,并迅速反映在了我的脸上。紧接着我又反问他:“我为什么要借给你?”。我看见狗哥欲言又止,他的不快不仅写在了脸上,更通过他那张大嘴碎碎叨叨个不停,而且面色极其难看。无疑他已经彻底的觉得我不是个东西了。
说实话,当我拒绝他的一瞬间我就后悔了。每次情绪上来的时候,我的嘴总是能够跑在的思维前面,所以往往口不择言,也有过祸从口出的经历。我的嘴要比我的心要狠的,不然我也不会常常因为自己对别人说过的某句话而陷入深深的自责与不安当中。
但是很快我就想要跟狗哥化干戈为玉帛,所以我想到了楼下宿管那里可以借公共雨伞,我把这个事情告诉他了,如果他接受了,我想我的心情会好一点。但是明显,他觉得借我的伞可能来得更快,有时候人就是这么懒。当我告诉他这事儿的时候,他的回答是“别人不是也需要吗?”。我去,突然我觉得你怎么这么高尚,还是说你以为大爷那里只有一把吗?
瞬间,刚刚还略有愧意的心情来了个180度大转弯,顿时怒火中烧,但是我还记极力压抑着,然后拿着伞走了,走之前再也没有和狗哥说过一句话。
由于连日来我们对狗哥的批评教育,也慢慢积累了狗哥心中的怨气。如果说狗哥是一个充满怨气的气球,无疑今天我的做法已经达到了他容量的极致,任何人要是再触碰一下都可能把这个气球给弄炸了。
因为这件事情,狗哥的心情跌入到了谷底,据说到了实验室也没有理其他人,而我是气愤中带有一丝的愧疚,所以接下来的几日也没有主动找他说话。于是,这几天成了我们宿舍最安静的日子,有时候我们煮面条或者粥什么的也不会问他要不要吃,他自然也不好意思开口问我们要。到了第三天的时候,中午我和栋栋在宿舍又讨论起这个事情来,最后我们达成了一个一致的决定,那就是这次我们再也不会主动示好或者首先开口找他说话。以前,每次狗哥不高兴的时候,我们三个里面总会有个人站出来做和事佬,而且这个角色我扮演的次数最多,所以这次也就在也没有人再能够活着愿意扮演这个角色。
就这样,宿舍里面好像突然少了一个人,我们三个照样谈笑,但是狗哥没有插过一句嘴,也没有人主动找他说话,直到第三天晚上。
晚上狗哥紧跟着栋栋回来的,我清楚的看到他拿着一包辣条,顷刻间我的脸上挤出了一丝狡黠的笑容,当然我并没有让其他人发觉。我可以肯定狗哥今天晚上是要和我们和解了,果然不出我所料,他一进来把辣条包装袋扯开,然后就开始招呼宿舍另外两个哥们吃,一个吃了,一个说等会儿。说等会儿的或许有些不好意思或者觉得不敢相信吧。我在外间洗衣服,所以狗哥也没有跑过来对我说,但是我知道,其实这个时候他最想要能够吃他辣条的人是我,但是我就偏偏就不是你让你这么容易办到。所以我来来回回从外间到烟台走了好几道,不知道的人自然以为我是凉衣服,实则是为了“折磨”一下狗哥,每次走过的时候我会故意加快脚步,并且尽量离他远些,这样他就没有那么容易开口了,每次我经过的时候他都会微微回过头来看看我,我还是假装不看见,就连他故意摆放在明显位置的辣条我也当做没看见,不知道狗哥这个时候是个什么心情?
终于把衣服和鞋子都洗完了,我也就没有理由在在寝室里面来回的走了,也该是让狗哥叫我吃辣条的时候了,所以我故意走到了坐在他背后的栋栋身旁站立下,并问了栋栋一句有关他正在玩的游戏。听着无意,言着有心。其实我这个时候就是在告诉狗哥:“哥现在忙完了,辣条可以拿过来孝敬哥了!”。狗哥并没有让我失望,其实并不是我给了他这个机会,而是他一直在等待这个机会,只是我看懂了他,然后就给他制造了这个机会。
我刚问完栋栋那就话,狗哥立马就站了起来然后走在我身后,一手轻轻拍了拍我的肩膀,另外一只手客客气气的拿着剩下的半包辣条,然后很正式的说:“来,聪哥,吃辣条!”
我转过身,狡黠的笑着对他说:“等我很久了吧?”,他说:“是的,我看你一直在洗衣服呢!”
其实我们从来都不存在什么仇什么怨,只是有时候我们的生活习惯发生了冲突(我们对狗哥这多奇葩的不理解),过了夜第二天就好了,这次纯属是想要看看如果我们不主动事情会怎么发展。
但是还是得感谢辣条这神器,假如狗哥要是弄根香肠或者其他什么的我也许就不会对他那狡黠的一笑了。

原标题:幽默笑话:看着这些,我哪里还有心情吃我的臭豆腐……

      期末考即将来临,这几天大家都在考试复习的冲刺,气氛比较紧张。当然,更多的同学期待的是考试之后的寒假快快到来,寒假差不多有四周的时间,会让大家暂时忘却学习上的烦恼。而且寒假又恰缝我们的旧历过年,走亲访友相当热闹,大家带着这样的期待参加期末考试,也算是一种自我安慰,无论考试结果如何,过年对大家来说都好事,在这样的年纪,有不少同学还能收到长辈们给的红包,又是美事一桩。

上学期不慎从楼梯摔下,把左腿摔伤了,走不了路,在家休养了几天,爷爷送我去的学校。因为大一是在老区,宿舍分上下铺,我睡上铺,当时去了之后,睡在我下铺的室友主动提出让我睡下面,被子枕头什么的都是她铺好的,每天吃饭打水都是室友帮忙。印象比较深刻的是,教室离宿舍本来只有十分钟的路程,痛得厉害的时候要花上半小时,每次上下课都是她们扶着过去,每一步都踩得很小心,觉得很暖心呀!

1、我家附近有只大黄狗,我偶尔遇见 但我总买肠喂它,看着狼吞虎咽的大黄狗,我开玩笑说:你要有灵,可要保佑我赚大钱。有天我在马路中间,安全的等过斑马线,突然腿被咬了口,我下意识退几步,正是这几步,让我刚好避开了失控的大货车,而咬我的大黄狗,却被辗在了车轮下,晚上,我梦见大黄狗开口讲话了,大黄狗说,我没钱,但我有条命,送你一条.. …

      自从上次小倩生日以后,叶晓蕾课间来我们班找小倩的机会就多了起来,她们经常会趴在走廊外面的水泥护栏上或者倚靠在墙边的柱子上聊天,每次万宝路也会主动参与到她们的聊天或戏笑当中,而赵阳有时候会在座位上看书或做习题,有时候他也跟万宝路一起出去走一走或上一趟洗手间,小倩总会借故让赵阳在走廊外面多逗留一会儿,叶晓蕾也总能和赵阳搭上话,有一次,我听到他们聊起北京天安门,叶晓蕾说她去过两次,赵阳说他也去过,小倩说,哟,你们都过去啊?就我没去过,等高考以后,我也打算去一趟北京,我有个表姨在北京呢。叶晓蕾说,为什么要等高考以后啊,想去的话,放寒假就去嘛。赵阳也说,就是,有啥好等的?过几天考完试就去,哥在精神上严重支持你!小倩说,看不出来嘛,你俩倒是意见挺一致的,啥时候变得这么有默契了?叶晓蕾后来好像实然被谁唤走了,我听见小倩跟赵阳说,嘿,我听说追叶晓蕾的人不少,但是她好像只对你有点儿意思,哥,你觉得叶晓蕾怎么样?赵阳回她,王小倩同学,革命尚未成功,你是想拉哥下水吗?再说了,哥喜欢的也不是那个类型。小倩像逮着什么似的,兴奋地叫道,哇,原来哥你已经有喜欢的了?说说看,是谁?是我们班的还是其他班的?赵阳回她,我说我有喜欢的了吗?小倩自觉没趣,也没再追问了,后来我听她放低了声音问赵阳,对了,你说叶晓蕾、程二妮这两个名字,哪个更好听一些?赵阳回答得干脆利索,程二妮。小倩问,为什么?赵阳回她,什么都要问为什么?你是十万个为什么啊?小倩又问,喂,赵阳,你是不是喜欢二妮啊?赵阳回她,哥喜欢谁还得向你汇报吗?少套我的话。小倩说,我这也是为你好嘛?你喜欢谁,妹我就可以帮你牵线搭桥啊,对不对?赵阳说,算了,就你?能不坏我事就不错了。小倩有点儿急了,那你到底有没有喜欢的人嘛?赵阳回她,我有没有喜欢的人和你有啥关系?怎么?是不是你想追你哥我啊?万宝路刚好走近他们,我听万宝路说到,王小倩,你要追赵阳啊?小倩被他惹恼了,追你个大头鬼啊,不跟你们玩了,你们不老实!我看到小倩耷拉着脸进来了,她坐下来,趴在桌子看我做作业,问我,二妮,你每天这么学习,累不累啊?我说,不累啊,挺好的!她突然凑近我这边说,二妮,叶晓蕾让我帮她打听赵阳是不是有喜欢的人,我也没问出个所以然,要不,你帮我?我轻轻一笑,那是别人的隐私,我怎么好开口,能不能换个其他的忙让我帮?小倩嘟着嘴,你说我是不是很无聊?我回她,是啊,你很无聊,抓紧复习吧!

图片 1图片来源于网络

      那天下晚自习,看小陆正在整理东西要回宿舍,赵阳正在万宝路座位那边说点儿什么,小倩回头小声问小陆,陆城,你知道赵阳喜欢谁吗?小陆说,知道啊。小倩开心得站了起来,继续小声问到,喜欢谁啊?小陆拿起书包要走,回答她,乔丹。小倩,啊?小陆说,不对吗?我看他床铺上满墙贴着乔丹,要不要跟我去看看?小倩说,不用了,谢谢。我在旁边听他们的对话,忍俊不禁,小倩双手抓住我的肩膀,轻轻掐了我一把,装生气地说,你在笑我吗?我抬头看看她,我没有笑你,我笑小陆,真的!小倩说,行了,明年再问吧,过几天就考试了,全力以赴!小倩把书包收拾好,说,二妮,走呗。我回她,你先走吧,我晚一些再回去。最近班上晚自习后留下学习的人比平时多了,我也很是喜欢这样的氛围,大家安安静静,即使偶尔有点儿小声音,也不会打断彼此的思路。赵阳没过一会儿就从万宝路那边回到座位了,他问我,二妮,你的英语字典在抽屉吗?我说,在的,呐,给你!我把字典给他了,我顺便问他一句,赵阳,你最近英语的题目做得怎么样?赵阳说,还算好,错的题不多,我现在早上也有在晨读,语感比以前强多了。我回他,嗯,那就好!最近你就突击错题集就好了,也不用做太多新的题目。赵阳笑着说,好勒,明白了。

宿舍有十一点就熄灯的规矩,有时候晚上有事会弄到比较晚才能睡,洗完澡室友都已经上床了,我每次关灯爬上床时,总有一个室友会打开手机手电筒为我照亮,虽然我自己也可以,但是她能想到这么做,觉得很暖心呀!

2、昨天我结婚,我认为结婚的时候,老丈母娘应该,抱着姑娘哭的稀里哗啦的,但是我昨天老丈母娘笑的特别开心,好像根本不是嫁姑娘一样,我接我媳妇的时候一路畅通无阻,根本没人拦着,进屋以后我舅哥就拍拍我的肩膀,说妹夫。。。。然后就没说话,,我跟我媳妇是介绍认识的,我俩认识一个星期就结婚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有点慌……

      没过几分钟,赵阳就把字典还给了我,说,二妮,可以出去一下吗?然后他走到教室外面,我随后跟着他出去,见他背对着教室靠墙,我也在他旁边找一处靠墙的位置,他转向我问,二妮,你最近好像故意躲着我,是不是?我转头看他一眼,又转过来,怎么会?赵阳说,那前天中午我给你和王小倩送了一份糖醋排骨,你怎么不吃呢?我说,小倩说她喜欢,我那时也快吃完饭了,就让给她了。而且你们正好在聊着,我就先回宿舍了。赵阳说,但是,你知道吗?我是特意给你送的!二妮,你最近好像瘦了。我回他,可能是学习有些忙,最近胃口不那么好。赵阳沉默了几秒,说,你最近也不太参与我们大家的聊天了。我说,最近小倩、叶晓蕾和你、万宝路走得挺近,你们的话题,我一时也没什么兴趣。赵阳说,昨天晨读之后,我看你走在前面,我叫了你的名字,你却走得更快了,没有回头理我,这是为什么?我没有转头看他,赵阳,你想说什么?赵阳说,二妮,我很怕这种感觉,我担心你故意疏远我,今天晚上,就刚刚,你主动多跟我说了几句话,我都觉得我心里舒坦多了。二妮,你不要故意躲着我,好吗?我转过头看他,他的视线似乎一直没离开过我,他的目光很柔和,他似乎在期待与我的视线相汇,而我又匆匆把头转向前方,我突然觉得眼前这个大男孩有些楚楚可怜。我说,赵阳,我很感激你这么照顾我,有时候我很害怕这种亏欠的感觉。我们先不谈这个,快要考试了,过了这几天再说,好吗?我迅速离开了走廊,把书收好,回宿舍去。一路上,我问自己,为什么叶晓蕾介入到我们这个圈子以后,我对赵阳的态度有这么大的改变,有时候看到她和赵阳有说有笑的样子,我心里似乎还萌生了隐隐的不快。上次,叶晓蕾来向赵阳借英语字典,赵阳没在座位,小陆替他做了主,把字典借给了叶晓蕾,而赵阳知道了以后,也没有任何微词,他对叶晓蕾的有意靠近似乎也没有明确显露出拒绝的态度,也许在他看来,我们的小圈子里只是很自然地多了一个人,大家谈天说地,借笔借书,那也是再平常不过的小事。我却因为这样的事情,在心里筑起一道篱笆,想要与他划清界限。而今天,他的那句“你不要故意躲着我,好吗?”让我原本凝固的心瞬间融化了,他对我态度变化的察觉,将他对我的格外用心暴露无遗,他今天的话,令我有些许不安,又有些许窃喜。

图片 2图片来源于网络

      期末考试如约而至,我因为有了充分的准备,那几天也能轻松应对,自己觉得考高分还是很有把握的。最后一科考试之后,班级里沸腾了,小倩说要不要趁这学期的最后一个晚上,大家再聚一回。小陆说,没问题,这次我请客。小倩说,那我把叶晓蕾也叫上吧?万宝路说,好呀,好啊,赶紧叫去!赵阳说,对了,你让她把我的字典给我还回来,老子的字典倒像是成了她的,借了一个多星期都没还回来。小倩回他,好啦,小气鬼,知道啦。万宝路对赵阳说,哎呀,美女借你的字典是给你面子,还需要还吗?赵阳戳了一下他的后脑勺,狗日的,你欠揍啊,你咋不把你的借给她,让她不要还。万宝路回他,可惜人家不向我借啊,我倒是希望啊。赵阳一边张望小倩是不是回来了,一边回万宝路的话,那你可真够贱的,下次叶晓蕾再来借什么,陆哥,你记得把万宝路的给她,别动老子的东西,让那狗日的爽一把。那天我们去的是一家小炒菜的菜馆,他们三个男生先落座,叶晓蕾想离赵阳近些,她就坐到了赵阳旁边,赵阳借故有事需要和小陆聊聊,和万宝路换了座位。席间,因为考试已结束,大家都非常放松,小倩说,寒假我妈打算带我去海南玩一趟,你们有什么计划吗?小陆说,我还有我姐要跟我爸回东北老家。小倩说,那里肯定很冷,小陆,你不要被冻成狗熊。小陆说,我们每年都回东北过年的,其实也很有意思,可以滑雪,看冰雕展,大家以后有机会也可以去啊。叶晓蕾说,我们家今年打算出国游,我舅舅在澳洲,我们签证都办好了,往返机票也订好了。这次,必须亲身到悉尼歌剧院去体验一回。赵阳说,看起来,大家都有出行的打算啊,我爸说今年带我们去香港、澳门转转。小倩问我,二妮,你呢?不打算出去走走吗?我说,过年期间,我们家面馆不打烊,县里拜年的人也多,生意反倒还比平时更忙,我给我爸妈打打下手。说完这些,我突然意识到,自己似乎和大家是两个世界的,万宝路说他可能也要出一趟远门,只是具体地点还不确定。叶晓蕾问赵阳,赵阳,听小倩说星星购物城是你们家的啊?赵阳回她,算是吧,怎么了?叶晓蕾说,最近好像优惠活动挺多的,我上周末跟我妈去逛,有很多打折促销的,我们买了好多东西。我当时在柜台边听收银的几个人喊一位美女阿姨,老板娘,我猜应该是你妈,很有气质,身材也很好,身高得有170左右吧?是不是你妈妈?小倩说,哎呀,估计是啦,上次他妈妈来过一次学校的,我看到过,你瞧赵阳这身型,他妈妈肯定高,绝对遗传!赵阳说,八成应试是我妈,我这八成也是遗传。小倩说,那当然啦,不是遗传吃什么能吃得这么壮实?万宝路说,吃饲料啊!赵阳没给他面子,他揪住他的后脖颈说,狗日的,你说谁吃饲料呢?你才吃饲料呢。万宝路一个劲求饶,好好好,哥,我错了,我错了,我吃饲料我吃饲料。我们大家都笑了。叶晓蕾又问,赵阳,你周末也常常打篮球吗?赵阳说,偶尔也打,我到我们以前初中学校去打,我们有自己业余的篮球队。叶晓蕾说,是嘛?啥时候有去跟我提前说一声,我很喜欢看篮球赛,NBA的赛事我也经常关注呢。赵阳说,行啊,有美女去看球,场上的表现可能还会更激烈些。小倩说,真的?帅哥多吗?要不,下次也带我一起去啊,你经过我们家的时候,叫我一下嘛。赵阳问,王小倩,你是去看球还是去看帅哥?你看得懂球吗?小倩说,我怎么就看不懂了?说好了,下次叫我,二妮,你要不要也去?我们原来那个初中学校离你们家很近啊。我不想表现得我和大家那么格格不入,答应着说,可以啊,一起去给赵阳加油。赵阳听我说了这话,似乎更加兴奋起来,说,没问题,二妮,到时候我叫上你一起。小倩说,还有我呢?赵阳回她,哎,知道了,少不了你。万宝路发话了,我也是篮球队的,和赵哥一个队呢。小倩说,哟,看不出来嘛,你一个学画画的,也会打篮球啊?小陆插话了,万宝路,你是全面发展啊!万宝路看了叶晓蕾一眼,见她看着自己在笑,就得意地说到,那是,哥的球技不比赵哥差啊,只是哥比较低调内敛。赵阳看看万宝路,呵呵笑两声。小倩拿起一根牙签想往万宝路的碗里扔,结果没扔中,她撇撇嘴说,我看你不是低调内敛,你是真不要脸!万宝路又把牙签扔回给小倩,扔中了,进了小倩的碗,你瞧瞧,哥这技术,一扔一个准。对了,到时候喜欢上哪个帅哥,跟哥说一声,哥替你保媒。小倩恼了,保你个二货,到时候哪个帅哥看上了我,求你替他保媒倒是真的。赵阳笑到,恩,果然是我妹子,豪气!他向小倩树了个大拇指。

我是个实实在在的路痴,每次出门必须要人陪着。五一那时候准备出去玩儿,想买件新衣服,又不想在淘宝上买,室友陪我去实体店去了两三次,帮我挑选,帮我搭配。其实那几天都挺热的,地方离宿舍也有点远,出去逛街真不是个好差事,大部分女生都喜欢逛街是没错,但是大热天的,哪有在宿舍吹空调吃西瓜来得舒服。嗯,我觉得别人愿意花费自己的时间去陪你做你想做的事,觉得很暖心呀!

3、一个哥们的下水道坏了,水从马桶里喷出来,于是他发照片到朋友圈上求同情,有人回复说:“哥们,看开点,要知道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以前是你冲马桶,现在是马桶冲你。”

�^�̆�W�(�

编辑:新闻中心 本文来源:一根辣条泯恩仇

关键词: 随笔 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