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棋牌电玩游戏平台 > 新闻中心 > 正文

〔校园〕《新闻101》(3)

时间:2019-06-24 12:19来源:新闻中心
第一次卧谈会 第一次班会 迎新晚会 女生宿舍 第三章 图片来源网络 图片来源网络 “同学们,先等一下,我说个事。” 班会结束后,大家各自回到宿舍。 1 同一个班的女生被安排在相

第一次卧谈会

第一次班会

图片 1

迎新晚会

女生宿舍

第三章

图片来源网络

图片来源网络

“同学们,先等一下,我说个事。”

班会结束后,大家各自回到宿舍。

1

同一个班的女生被安排在相邻的房间,芷苓她们201宿舍6个人,隔壁202宿舍6个人,还有两位同学与传播班的同学在203宿舍。下午,两个女生宿舍的同学聚集在芷苓她们的201大宿舍里,年轻好奇的她们有着各种闲聊的话题。

直到这时,芷苓才认全这所有的女同学。 杨羽灵、刘怡萱、覃沁、徐茉茉、陶昕然和芷苓一个宿舍。李静、孙晓月,江舒尧、陈丽莎、唐莹、梁思燕住在隔壁202宿舍,而董蓓、曾凌蔚在203宿舍。

正在大家聊得火热的时候,一个高高瘦瘦的女生出现在宿舍里。

“好热闹啊”女生说道,大家纷纷看向她。

“大家好,我叫王一恒,高你们一届,是你们的班导”,她自我介绍着。

“班导好”几个同学不整齐的和班导打招呼。

“班导坐”,覃沁拿了一把椅子给班导。

“谢谢,我站着就好”,班导亲切地微笑着。

芷苓其实有点不太懂班导是个什么角色。

“其实我年纪和你们也差不多的,我这个班导就像大家的生活委员一样,大家在生活上有什么需要帮忙的都可以找我,大家记一下我的手机号码和QQ号码”,班导解释着她的身份。

大家拿出手机记了起来。

“今天晚上,我们班举行一个班会,晚上7点半在201教室,就是从宿舍出去,左手边那条路一直走,经过食堂和一棵很大的大榕树就看到一个弧形的大教学楼,就在那座楼的二楼”。班导一边说着一遍比划。

“好”,大家回答着。

“那我们晚上见喽,不许迟到啊”。

“好的,谢谢班导,今晚见”。


国庆假期结束了,大家继续着无聊又有点有趣的大学生活,“新生杯”篮球赛也开始了。

正式上课的第二天,上午的课程刚上完,同学们正准备离开教室的时候,班长李静把大家叫住了。

芷苓洗了脸回到床上,拿出手机看小说。覃沁在打电话,一个东北姑娘,一口东北腔却带着温柔,轻声细语的,听不清讲什么。徐沫沫听语气是和她爸爸妈妈打电话,嗓门忽大忽小的。因为她就在芷苓的上铺,想不听她说什么都难。

2

晚上7点10分,芷苓穿着一件带蕾丝边的花裙子和宿舍的几个同学到了201教室。其他人还没来,她们选了教室中间的位置坐下。

7个男生各抱着一大堆书先后走了进来,这几个男生高矮胖瘦都不一样,各有特点。他们看着教室里的女生们,把书放下后,挥了挥手,向女生们打了声招呼后,走到教室后面的位置坐下。

7点30之前,同学们都到齐了。

“大家好,首先恭喜大家,现在你们都是一名大学了,给自己鼓掌”,班导兴奋地说着,带头鼓掌。

大部分同学的热情莫名被点燃了,跟着鼓起掌来。当然,也有几位象征性鼓一下的。

“我们班会的内容是这样的,大家轮流上台做自我介绍,还有我们需要选班长和班干部,职位已经写在黑板上了,等下谁想当班干部的在自我介绍的时候,把想竞选的职务和理由说一下,然后在这每一摞书上面各拿一本,这是大家这学期的教科书”。班导王一恒把班会的主要内容一股脑说完。

“大家好,我叫杨羽灵”,羽灵积极地第一个上台,身上那一条粉色半身裙显得她很活泼灵动。“羽毛的羽,精灵的灵,就是长着羽毛的精灵,就很好记了”。

长着羽毛的精灵,额。。。确定不是什么动物吗?

明明不是台湾人,刘怡萱却一口台湾腔,嗲嗲的、楚楚可怜的撒着娇说,“我叫刘怡萱,恩。。。人家以前都是住在家里,没有和那么多人一起同宿舍住过,也没有离开家那么远,以后生活上可能需要大家多多帮助喽,谢谢”。

“我叫梁思燕,来自广西河池,喜欢写作”,一口浓重的壮语普通话味,但是整个人很有自信。

“徐茉茉,”徐茉茉前凸后翘,成熟丰满的身材一出现,谁还注意她后面讲了些什么啊,就连芷苓都忍不住赞叹,原来身材这么好的女生是真的存在的。

芷苓原本不紧张的,可是一直想不到自己有些什么特点可以介绍,快到她上台的时候突然紧张起来,最后只能强装着大方自然地上台,“我叫张芷苓,我想不到自己有什么特点,但我的朋友都说我的特点是爱笑,天蝎座,能和来自不同地方的各位成为同学,也是一种缘分,希望能和大家好好相处”,说着笑得更加灿烂了。

芷苓不知道,她平时讲话都是带着笑的,所以当她刻意笑的时候,就已经是大笑的表情了,暴露出她那不整齐的两颗虎牙。不过这样也好,这样的笑可以给人亲切和没有心机的感觉,对任何人都没有威胁性,还是挺招人喜欢的。

“我是李静,名字特别简单好记,我初中、高中都是当班长,所以我现在想竞选班长,请大家支持我”。李静从容淡定的表达,圆饼式的大脸,架着一副眼镜,表情严肃正气,的确有做班长的面相。

“我叫周岸军,不说别的,我就想竞选团支部书记”,这个人穿着一件蓝色短袖衬衫,还把衬衫的衣角别在蓝色牛仔裤里,不仅名字中规中矩,整个人看起来气宇轩昂中带着老道、严肃、正统,一股浓烈的老干部气息。他一说团支部书记,芷苓就觉得他简直就是书记本人啊。

“就你了”,芷苓也不知带哪来的勇气突然说出这句话来。

“对,就你了”,竟然也有几个男同学起哄,也这样说。

既然已经开了口,只能故作镇定让事情继续。芷苓回过头,对着那几个同学说“英雄所见略同啊”。几个男同学抱拳跟芷苓回敬“英雄”。

一个高个子从教室后面走上来,刚刚几个男同学走在一起的时候,就知道他比较高了,没想到单独走出来显得更高了。

“你们好,我李子毅,上海人,高考没考好,就出现在这了”,高高的、拽拽的、帅帅的,这么一说觉得他还挺有个性的。

等等,这话是说我们这群人都是高考没考好的人吗!?额,好吧,他说的好像也没有错,芷苓在心里嘀咕。

“大家好,我的名字叫陶昕然,我的家乡是桂林,相信大家都听说过“桂林山水甲天下”这一句话,欢迎大家有空去桂林玩,如果可以,我希望可以成为我们班的学习委员,大家在学习上共同进步”。陶昕然声音温柔,同时有着高挑的身材,匀称的比例,精致的脸蛋,水嫩的皮肤,不像徐茉茉那么丰满,但一切刚刚好。

“覃沁,读过心理学的书,对这方面感兴趣,我想我是最合适咋们班心里委员这个职务的,谢谢”,覃沁一说她对心里学有研究,大家都不敢看她,生怕心里的小秘密被她看穿了一样。

“王洋,没啥特点,硬说有,就是勤奋吧,大家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尽管找我,我会尽量帮忙的”。

“我是吴浩,提醒你们一句,我玩游戏的时候,千万别打扰我,不然我会打人”。

“尹鹏,来自南昌,虽说也属于中国南方,但来这坐火车也要十几个小时,学校是我随便选的,没想到录取了,所以就来玩玩喽”。

高中时被学校和老师严管着,在学校不能随便直抒胸臆,现在看到这几位男同学如此直白的表达,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芷苓很喜欢这样的表达方式。

“大家好,我是马弘烨,喜欢音乐,会谈一点吉他”马弘烨虽然没有李子毅那么高,但也算是很高了,重点是白白净净的,讲话时带着微笑,左脸颊还有一个小酒窝,简直就是一个阳光美少年啊。

“石新坤,介绍名字就可以了是吧,”他看看班导。“其他的,以后你们慢慢了解吧”。

“孙晓月,就这样,刚刚那个同学说得很对,其它的以后大家慢慢了解吧”,她穿着简单的T恤加牛仔长裤,简单又随性。

“大家好,我是江舒尧,我说一下我怎么会来这里吧。其实第一志愿不是填这里的,我先填了北京的学校,人力资源专业,第二志愿是物流,第三个才是这里,是我高中老师让我填这个学校我才填的,原本我也不是填新闻这个专业的,在电脑上选择的时候,不小心点到了,我都没注意,没想到就被录取了”。

“都是缘分啊”,芷苓又忍不住插话。

“对,只能说都是缘份,有缘千里来相会,经过那么多曲折,最后来到了这里,只能说是缘份让我与你们成为同学,既然已经被录取了,只能接受了,所以,还请大家多多关照了”,江舒尧说着,向同学们抱了抱拳,显露出一个女汉子的模样。

“我是陈丽莎,目前跟你们不熟,所以没事别惹我,但好歹和你们也是同学,所以要是有人惹你们记得告诉我,就这样”,大姐大的派头,如果遇到什么事,找她应该没错。

“我是董蓓,我平时就喜欢看看小说,其他没别的了”,董蓓声音小小的,细细的,身子骨也是弱不禁风的样子。

穿着 T恤加背带裤、带着黑框眼镜的女孩上台,“我是曾凌蔚,我来这只想学习,不想当班干部,我不自荐,大家也别选我”。

说到这,大家似乎才想起来,班干部还有几个名额呢。

“我是唐莹,来自杭州,杭州一年四季气温都很好,从来没有南疆这么热过,大家刚到这里的时候,有没有人跟我一样,觉得热得受不了的”,

“有啊,热死了,身体都快蒸干了”,芷苓这个插话精又回答了。当然,同时回答的还有其他好几位同学。

唐莹一头乌黑靓丽的长发,整体气质如一个清新脱俗的女子。

最终,经过大家的举手表决,班长由李静担任,团支部书记周岸军、学习委员陶昕然,覃沁如愿当选了心里委员,体育委员没有人竞选,由于身高优势,李子毅被动的当选了,他本人表示过抗议,但这还真是一个少数服从多数的世界,即使关乎本人的事情,本人也只有一票表决权。同学被动当选的还有副班长马弘烨,这个看脸的世界啊。最后是没有人竞选的生活委员,覃沁首先表示说,“我推荐张芷苓”,其他同学随机附和,芷苓都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当选了,反正最后出现在黑板上的名字的确是她。

其实,之所以选班干部这么快速且不容当事人反驳,是因为这个班里除了董蓓和周岸军真心想当班干部之外,其他人都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态度,不想揽任何的活,所以具体谁担任那几个岗位都无所谓。

“好的,非常棒,都介绍完了,书也领完了,班委也选出来了,这个会议是不是就该散了呢?”,班导带着疑问的语气说。

“班导,一听您说话的语气就知道还有事”周岸军说。

“还有一件最重要的事,你们难道不知道新生开学都要先军训的吗?”,班导坏笑。

“不要啊”同学们异常整齐地集体拒绝。

“既然你们都说不要,那就不要吧”,班导也学着同学们的表情动作。

“喔喔喔,真的吗!”同学们大喊。

“哈哈哈,看看你们刚刚那个样子,太可爱了,这学期,你们真的不用军训了”。

“这学期?那以后还会有吗”芷苓快速问。

“以后,你想要有吗”班导反问起来。

“不想!”,这次大家又整齐的举着双手在眼前摆动,绝对拒绝的样子,大声回答。

“看你们这些可爱的表情,不拍下来真的对不起我的专业了”,班导举起手机,闪光灯闪了两下,连拍了两张。

“看看你们的第一张集体照,哈哈哈”,班导看着手机里的照片,捂着肚子笑起来,之后才把手机屏幕面对着同学们,让同学们看看照片里一个个妖魔鬼怪的表情。

“南疆的气温太高了,往年军训很多同学都中暑住院,今年开始,军训就不在夏季举行了,至于在什么时候举行或者还举不举行就不知道了,毕竟首届,没有先例,没法参照,学校也没有发布明确的计划表”。班导解释着。

虽然军训有利于强身健体、锻炼意志,但对于不爱体育运动的同学来说,当然不希望军训了,特别是现在这样的高温天气下,竟然一开始没有,希望以后也不会有。

《新闻101》 第二章 《闲逛校园》

《新闻101》 第一章 《出发去上学》

《新闻101 序 》

每个学院内部先进行竞赛,选出前两名进入全校复赛。新闻传播学院5个班级,赛制其实有些随便,就5个签,有一个空签,抽到空签第一轮不用出赛,剩余各班级两两对阵,赢的两只队伍再与抽到空签的班级再两两比一场,最后赢的两只队伍代表学院参加全校的比赛。

“为了迎接我们新生入学,学校决定在这周末举办迎新晚会,由于时间紧迫,新生今年就不参与节目表演环节了,但是我们每个班可以选出一名学生在周三晚上去竞选主持人,最终胜出的同学将与大二大三的师兄师姐一起主持今年的迎新晚会。”

徐沫沫通话的大概意思就是:“母亲大人,一切都好,就是太热了,宿舍里没有空调,只有两个风扇,好好,我明天就去买一个小风扇放在床头。爸爸,开学你给我的五千块还剩一些呢,不用再给我那么多,一千块就可以了,爱你喲,爸爸再见,妈妈再见”。

女生队由班长李静去抽签,空签!这什么手气!也就意味着,只要她们赢一场就可以出线,参加全校的比赛。但是面对的对手毕竟是已经战胜过其他班的队伍,实力肯定不小。

班长李静让大家踊跃自荐或者推荐同学去竞选,但大家都知道主持人是做什么的,以及需要些什么样的素质,所以大家都知道自己的可能性不大,也就没有必要去当炮灰了。

而杨羽灵和刘怡萱在讨论各自所用的护肤品品牌和使用后的功效。

男生队就没有这种手气了,第一场就对阵传播班。男生队由周岸军、李子毅、马宏烨、石新坤、尹鹏组成,吴浩和王洋替补。传播班篮球队的男生不是高大威猛的就是肌肉健硕的,单从体型上新闻班只有李子毅勉强能和他们较量一下。两支队伍一站到一起,新闻班的气场整个就被压下来了。

但他们为了表示不是自我认知太清晰,气馁了不去参加,而是为了把这宝贵的机会牺牲给更合适的同学,让他能够大展风采,大家非常有默契地都推荐了李子毅代表班级去参加竞选,并寄予厚望。这其中最积极推荐的就是周岸军,他又自作主张地代表整个班的同学发言:“我觉得李子毅应该去竞选,他一定会竞聘成功,成为我们班、我们学院、我们大一年级的代表的,大家同不同意!”

“芷苓,你睡前都不敷个面膜的吗?”羽灵正要打开面膜的袋子时,看了芷苓一眼问道。

女生第一场不用比,所以在男生们比赛的时候,都出来给男生当拉拉队。比赛一开始,新闻班男生无论从体型上、投球、运球技巧上都比传播班略逊一些,说不上被秒杀,但一直被压制,从开始到结束,都大比分落后,最后很不幸地首局就被淘汰了,感觉一切还没开始,就已经结束一样。

反正其他同学也没有去竞选的意愿,就附和着周岸军的话说“是是是,同意同意”。就这样,李子毅又一次被同班同学给推选出来了。

“哦,我不怎么用护肤品的,不习惯”芷苓的视线从手机里移出,看着羽灵笑着回答。

结束哨声响起,石新坤发出了一声“shit!”,把球狠狠摔在地上,球因弹力狠狠弹起,差点砸到周岸军脸上。石新坤生气地指着周岸军说:“刚刚一直喊把球传给我,你就是不传,你到底在干什么!”

对于此次竞选,李子毅本人倒是没什么意愿,看到身边这群人在胡言乱语,他只能表现出无法理解的表情,撂下一句“随便你们,反正我不想去”的话就拿着课本走了。话是这么说,周三晚上的竞选活动,李子毅还是按时参加了,并且真的竞选成功。对此,同学们都一致觉得,他们自己和配8评委的眼光还是不错滴,慧眼识人呐。

“哎呦,女生要好好爱护自己啦,敷面膜就是爱自己的表现哦,多用几次就习惯了”怡萱也一边敷着面膜一边说道。

周岸军也有些生气了,:“刚刚他们都拦着我,球根本没办法传出去啊!”

晚会上,李子毅穿的虽然是学校出资租来的廉价西装,但有身高和身材比例的优势,整个人特别有气质且挺拔帅气,主持风格是有点生硬,但完全不怯场,可谓可圈可点。

“都说没有丑女人只有懒女人,虽说我们还青春,但也要早早护理皮肤,让它一直保持水嫩,来,给你一片”羽灵从自己的面膜盒里拿出一片给芷苓。

“他们拦你,你就不会突围吗!?”

整个晚会在校长致辞、新生致辞之后,终于到了文艺表演环节,而最点燃现场气氛的,则是学校的“新态度乐队”。虽取名为乐队,但并不是一个完整的乐队组合,因为他们由6个人组成,每个人都是歌手。当晚,他们分别演唱了当下最流行的歌曲,高潮时台上台下都在大合唱,同学们都不再安分的坐在座位上,而是都站了起来,整个会场俨然成了一个小型的演唱会现场。

“谢谢啊”,芷苓接过面膜,把它放在床边的柜子里。

“我倒是想呀,你们也没过来帮忙啊!”

米乐是整个乐队最具人气与实力的人物,他身形偏瘦,五官立体,演出时化了妆,吹了头发,整个人非常帅气。当米乐在台上唱歌的时候,那动作、表情、眼神,和电视上的明星一样,具有某有磁场吸引力。

芷苓真的不怎么敷面膜,护肤品也很少用,一是她的在自我管理方面确实是懒,二是她家的经济条件虽说不愁吃穿,但也并没有多余的钱给她买太多的护肤品,一直很少用,自然也就没有这个习惯了。

“好了好了”王洋出来劝和,拉开他们两个。

看着台上演唱的米乐,刘怡萱激动得跟着节凑跳动,还拉着在她两边的芷苓和羽灵的手,跟着节奏一起舞动动,还不断地跟着音乐小声的、娇羞的唱着,眼睛放着光的盯着舞台上的米乐,芷苓觉得手被她拉着很不舒服,想要挣脱都脱不掉,只能伸出头和同样被刘怡萱拉着手的羽灵对了一下眼,双方用眼神表示了被拉着的无奈感。

晚上10点,大家忙完各自的事情后,陆续躺下了。

“你也是,长那么高大,连个球都盖不住”,石新坤把矛头指向了李子毅,李子毅虽说不太在乎这场篮球赛,但现在也因为输了比赛很不爽:“靠,你行你上啊!”站在场边上的女生有点摸不懂男生的脾气,眼看一场自己班男生的内讧就要开始,不知道该怎么办,李静正准备走上前劝解。

晚会结束回到宿舍后,刘怡萱还一脸花痴样,嘴里不停哼着刚才米乐在舞台上演唱的歌曲。都晚上十一点半了,还在不停循环哼着,芷苓实在受不了了,说:“怡萱,很晚了,准备睡觉了。”

“哎,我们班男生都挺帅的呢,各有特点,你们觉得呢”陶昕然首先开启了话题。别以为女神都是高高在上,很神秘的。其实,她们有些时候是最八卦的。

“呦,弱鸡班级在内讧呢”,传播班不知道哪个没心没肺的人传出这么一声,新闻班五个男同学同时齐刷刷地看向声音传出来的地方,“你说什么?!”李子毅也怒了,这是他第一次表现出与以往无所谓之外不一样的表情。

杨羽灵也一样受不了了:“怡萱,可以了,不要再哼了,快被你洗脑了。”

“对啊对啊,特别是马宏烨,他笑起来有酒窝哦,好好看”徐沫沫激动的说。

“呦,技不如我们还不让说了”,那人继续嘲讽着,还带动传播班其他男生一起嘲笑。

“啊,哦”,刘怡萱迟钝了一下,才反映到芷苓和羽灵在跟她说话,机械地回复了两个音,停了三秒后,又哼了起来。

“喔哦,原来你喜欢这种款型的”陶昕然略带戏谑回道。

“这位同学,比赛输了,我们认,现在是我们班自己内部沟通呢,不劳你费心!”周岸军咬着牙对那位同学说,那位同学却没有得饶人处且饶人的意思,而是顺着杆子往上爬,继续说:“呵呵呵,我就说了,怎样?弱鸡班~”

“她自己彻底被洗脑了,没救了”杨羽灵一语道破,无奈的对着芷苓说。

“没有了,人家只是纯粹觉得好看了,好看的人和事物我们都要懂得欣赏嘛”。徐沫沫说着还带着一点羞涩的语气。

说时迟那时快,芷苓在场外都没看清是谁先动的手,两个班级的男生就这么动手打起来了,加上后面拉架的,场面一度十分混乱,主要是后面去拉架的不知道怎么的也变成打架的了。就连原本站在场外拿着手机玩着游戏的吴浩,不知道什么时候也在战局里面。

“唉,我没有被米乐洗脑,但我快被怡萱洗脑了,救命啊!”芷苓听刘怡萱重复的哼着同一首歌,快崩溃了,发出了无奈的呐喊。

“我觉得李子毅又高又拽的样子,还蛮有魅力的,你们不觉得吗?”。怡萱参与进来了。


“啊~,我也控制不了我自己啊~,就一直想唱。啊~,怎么办呐~?”刘怡萱知道大家在讨论她了,开始装傻撒娇起来。

“是有那么点魅力,但感觉他有点高傲,不太好相处”,羽灵也加入了。

“真是气死我了!篮球友谊赛友谊赛,先友谊再次才是赛嘛,你们这是什么呀,啊!”辅导员黄宇老师事后把两个班级的同学集中在一间大教室里,面对面站着。两个班的男生都不同程度地鼻青脸肿,贴着创可贴,大眼瞪小眼,场面有那么一些些剑拔弩张的同时,也有那么一些些滑稽。

“你不是控制不了唱歌,你是忘不了晚会上的兴奋感和那个唱歌的男生,你现在真的特别像一个追星少女,”覃沁一针见血地指出来了。

陶:“覃沁,你对我们班男生怎么看?”

“你们上大学了,都是成年人了”,黄宇老师继续他的语重心长:“就算要打架,那也像现在这样,关起门来打嘛,别在大庭广众之下打!”老师这话说得,画风有点不对呀。

“你们不觉得他特别帅,特别有魅力吗?而且唱得特别好听,他在舞台上,就像发着光一样,嘻嘻。”覃沁说她是追星少女后,刘怡萱现在开始明着犯花痴了。

编辑:新闻中心 本文来源:〔校园〕《新闻101》(3)

关键词: 新闻